联系宏源
  • 电话:0373-3878302(吕Sir)
  • 传真:0373-3878301
  • 手机:15137380542
  • 客服QQ:1092327062
  • 邮箱:1092327062@qq.com
  • 地址:新乡市陈堡工业园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> 亚洲城vip >

昆都曲终 最后一天营业多家酒吧预约爆满

  叫上老朋友,回到老地方。几位市民昨晚来到昆都找寻青春记忆 实习记者赵黎浩/摄

  昆明信息港讯(都市时报记者 蔡晓玲) 昆明的雨在昆都即将迎来最后一夜的时刻突然下了起来,暴雨没有让正从四面赶来告别的人们止住脚步。昆都最后的狂欢,还是在这场雨过后悄然袭来。

  快到8点了,戴青(音)正忙着将客人的预订信息录入系统,录到第98个客户时,他抬起头说:“还剩三分之二没录完。”这是“天籁时代”酒吧在非节时少有的现象,但戴青和他的同事似乎早已预料到了。

  客源爆满让戴青和他的同事们没有时间思考这是否是最后一夜,他们必须在客人到来之前准备好一切。

  程浩波在与“天籁时代”隔了两条巷子的苏荷酒吧实习,因为和“天籁时代”属同一家公司,所以也和他们一样,在昆都店关闭后迁到新亚洲体育城。与店里其他老员工不同,程浩波是为了新店开业而来昆都实习的,他说新店还在装修,月底就会重新开业,而很多老员工也会跟着迁到新店,“当然,也有人因为距离太远,就离职了”。

  在“天籁时代”隔壁,“v.cie”酒吧的销售员小王也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,今年只有18岁的他在“v.cie”工作已经半年了。每天晚上,他都要站在广场上拉客人,然后根据客人的消费情况拿提成。每个月,小王可以到三四千元钱。

  “酒吧会搬到新亚洲体育城那边,但我们这边已经走了很多人了。新店消费环境和昆都不同,我能不能适应新环境还不一定。”小王说,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快8点半时,李昕蓓和她的同伴从小王身旁走过,径直走向了旁边的尚尚KTV,在209 包房里,她等到了陆续应约而来的同伴。这群人原本互不相识,只是因为李昕蓓在微信群里的号召而聚集在一起。

  事实上,距离李昕蓓上次来昆都玩儿,已经有1年多了。“中午听同事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在群里发了条消息,号召大家一起来唱歌。”

  身为90后,李昕蓓对昆都记忆深刻。她的朋友很多,经常到昆都玩,“20岁到22岁这几年,我一周要到昆都玩好几次,所以昆都也算是我的一段青春记忆”。

  在李昕蓓的同伴中,60后的潘女士开启了K房里的首唱,一首《甜蜜蜜》过后,同伴们打破生疏感,开始狂欢。潘女士是上海人,在昆明生活了30多年,因为做生意,昆都经常是她和生意伙伴应酬的地方。因为就住在附近,白天,潘女士还会到附近吃饭,路口的那家牛肉米线点过后,昆都的广场上人越来越多,出现了只有节才有的热闹景象。

  90后的小卢和小陆选择在“S.MUSE”酒吧进行最后一夜的怀念之旅。小卢是土生土长的昆明人,小时候,父母会带她到附近的烧烤店吃烧烤。到了高中,才和朋友踏入附近的酒吧。如今,小卢和小陆都已经进入职场,昆都成了他们和朋友一起成长的见证。“今晚,我们和昆都告别,也相当于是和我们的青春告别吧。”小卢说。

  随着昆都停止经营,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。而昆都从崛起到谢幕,其实只是昆明夜场进化史中的一个片段,在它之前和之后,昆明的夜生活从不缺少喧闹和。

  早在上世纪80年代,昆明的夜场就已初现端倪,并渐成气候。那个时候的人们,项目远没有现在这么多,下了班跳跳舞,就是最大的了。

  华灯初上,不同于白天的车水马龙,晚上的宝善街似乎更加热闹。当年,宝善街、祥云街、南强街灯火通明,逐渐形成了“”的局面。上班族来到这里,喝几杯啤酒,唱两支歌,和朋友相约跳跳舞,以此赶走一整天的疲惫。

  不喜欢跳舞唱歌的人会大多会选择到祥云街的“全景”看场“电影”。那个时候,电影院不像现在这么多,家里的电视能收看到的节目更是屈指可数。于是,大家来到“全景”租录像带来放,“全景”有一格一格的小房间,可以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租录带像观看,互相也不会打扰。这大概就是昆明最早的夜生活吧。

  “那个时候,很多场所都是上面可以打牌,下面有卡座,还可以点歌唱。”在孙女士的印象里,当年就像是半个昆明城的人都聚在昆都。“那个时候比较流行的就是天籁村、火鸟、饮相恋这些吧。”回忆起青春年少的往事,孙女士笑了:“我们那个时候因为不敢回去太晚,所以来得都比较早,会在校服里面穿着自己的衣服,来的时候就把校服脱了。”

  随着昆都的兴起,坊也紧随其后,各类酒吧层出不穷,一时间竟有和昆都分庭抗礼的意思。

  其中,较有名的是七米九、亚高、骆驼。别具一格的装修风格,暖橘的灯光,满墙彩斑斓的海报让骆驼风头一时无二。无论是80后还是90后,都对骆驼有着自己的记忆。

  “骆驼和我年纪一样大。”94年的老咩懒懒地打了个哈欠。“以前有座天桥直接通到骆驼,后来天桥拆了,感觉特别好,可以从里面俯瞰整条街。”除了酒,骆驼对老咩的最大吸引就是儿童汉堡了。“那种汉堡很小,每一个上面都插着牙签,很老派对不对?”对于这种汉堡,老咩连说了3个“超好吃”。

  “现在的夜场越来越商业化了,和以前不一样,以前喝的是情怀,现在喝的是钱。”对于夜场轻车熟路的友达以上说,在昆都与坊的壮大之下,北市区的翡翠湾也在悄然崛起,俨然一副后起之秀的派头。

  时至今日,如果你想要喝上一杯酒,大可不必从南跑到北。而现在的人似乎更喜欢安静地和朋友坐下来喝杯酒,当年昆都诱人的喧嚣已经显得有点过时。

  对于曾经承载过很多人青春记忆的昆都夜市关闭,友达以上说,自己还是会难过。“今天我还打算去告个别,因为昆都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与青春,从幼稚荒唐到愈渐成熟,都在那里了。”友达以上和曾经的那个他第一次见面就在芭比。“那个时候吵完架我就去芭比等他。我知道他会去那里喝酒,卡28,他只会坐在那里,死都不会忘记。”(都市时报记者 张洪涛 实习记者 董佳妮 方菁菁 实习生 刘瑶)

返回顶部
Copyright 2013 亚洲城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